手机版←|位置(location):首页(home) >> 大爱家园(home land) >> 内容

相馆摄影师约翰•詹布鲁恩镜头下的民国北京

时间:2016/12/26 14:00:39 点击:2624

  核心提示:来自腾讯,原标题:照相馆摄影师镜头下的民国北京1929年8月,54岁的约翰·詹布鲁恩(John Zumbrun)带着他的妻子和两个女儿在上海登上了前往美国的客轮“太洋丸”号,在他随身携带的铁皮箱子里,装着他在北京的所有影像记录,包括开设照相馆期间拍摄的所有底片,还有相机和照片、幻灯片、明信片,以及出...

来自腾讯,原标题:照相馆摄影师镜头下的民国北京

1929年8月,54岁的约翰·詹布鲁恩(John Zumbrun)带着他的妻子和两个女儿在上海登上了前往美国的客轮“太洋丸”号,在他随身携带的铁皮箱子里,装着他在北京的所有影像记录,包括开设照相馆期间拍摄的所有底片,还有相机和照片、幻灯片、明信片,以及出版的画册。在他北京生活的19年里,大部分日子是平淡无奇的。北京的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生活清苦却平静。

相馆摄影师约翰·詹布鲁恩镜头下的民国北京

热气球下的360°北京,20世纪20年代,宽幅转机底片(扫描),9×25cm。詹布鲁恩,美国人,于清末民初来到中国。从1910年到1929年,詹布鲁恩拍摄了北京的角角落落,紫禁城、长城、天坛、明陵、西苑、颐和园、圆明园遗址、景山、黄寺、古观象台、国子监等都留下了他的足迹。为了更大视角的拍摄北京城的全貌,他选择了宽幅转机进行拍摄。为了获得更好的视野,他甚至搭乘热气球到空中去俯拍。

相馆摄影师约翰·詹布鲁恩镜头下的民国北京

太和殿广场,20世纪10年代,宽幅转机底片(扫描),9.5×29.8cm。詹布鲁恩从刚来北京时的好奇式街头随拍,到后来的对建筑古迹、民俗小吃等行业的专业性拍照,给我们留下了许多北京城及其郊区的大量珍贵照片,其中许多照片甚至是目前已知的这些建筑的唯一影像。这是詹布鲁恩将相机架在太和殿广场后,用相机记录的已经是民国政府管控的太和殿广场。照片中,太和殿已经挂上了属于民国政府象征的五色旗,而广场上熙熙攘攘地走着一些前来参观的游客,以及不时走过的士兵列队。

相馆摄影师约翰·詹布鲁恩镜头下的民国北京

改造前后的正阳门瓮城,20世纪10-20年代,宽幅转机底片(扫描),9.5×29.8cm。全景之“全”是詹布鲁恩的一个特色,不仅建筑景观拍摄的全、美感十足,而且拍摄了很多建筑变迁的全景图。民国成立伊始,因为正阳门周边火车站和商铺林立,瓮城的阻隔已严重影响了外城与内城的交通。时任内务总长兼北京市政督办的朱启钤向袁世凯总统建议改造正阳门瓮城,得到了袁世凯的同意,于1915年6月16日亲手拆去瓮城的第一砖,拉开了正阳门改造的历史帷幕。正阳门改造工程于当年12月完工,工程费为18.22万银元。詹布鲁恩用相机在几乎相同的角度记录了正阳门改造前后的照片。

相馆摄影师约翰·詹布鲁恩镜头下的民国北京

由陟山门街东口拍摄的景山,20世纪10年代,底片(扫描),6×9cm。陟,登高之意。连接北海琼华岛东麓和岸边的桥叫陟山桥,桥东正对的北海东门叫陟山门,从北海东门通往景山西门的街道叫陟山门街。陟山门街不长,只有200多米。因为北海东门和景山西门并不在一条轴线上,陟山门街也拐了一道弯,呈曲尺形。街东口南面是大高玄殿,路北有一座大院子,是清代稽察内务府御史衙门的旧址。

相馆摄影师约翰·詹布鲁恩镜头下的民国北京

王府井大街,20世纪10年代,银盐纸基照片,10×15cm。王府井大街南起东长安街,北止美术馆东街南端,全长1797米,元朝称“哈达门丁字街”。明永乐十八年(1420),在今王府井大街以东、帅府园胡同以北、金鱼胡同以南、校尉胡同以西建成了“十王邸(府)”,供“渐成长”而“未之国”但已封王的皇子、皇孙们居住,此街遂称“十王府街”。清乾隆年间,称“王府大街”。光绪三十一年(1905),清政府“推行警政”“整理地面”,对京师部分街巷名称重加厘定,改“王府大街”为“王府井大街”。照片由北向南拍摄,远处的建筑就是王府井教堂,俗称“东堂”。

相馆摄影师约翰·詹布鲁恩镜头下的民国北京

宣武门瓮城,20世纪10年代,宽幅转机底片(扫描),9×25cm。宣武门瓮城。宣武门,元称顺承门。明永乐十七年(1419)、明正统四年(1439),增建门楼、箭楼与瓮城,改称宣武门。箭楼于1927年被民众拆除,仅存城台及瓮城闸楼券门,后于1930年拆除。1966年修建地铁时将门楼与城墙拆除,护城河被填平。

相馆摄影师约翰·詹布鲁恩镜头下的民国北京

东便门通惠河码头,20世纪10年代,宽幅转机底片(扫描),9×25cm。照片为东便门通惠河漕运码头。画面中的城墙原址是已被八国联军在1900年用炮火炸毁的外城东北角楼残迹。照片中通惠河上的船是游船,当时这里是通惠河游船游览和摆渡的渡口,很多人从这里上船沿通惠河到京东游览。

相馆摄影师约翰·詹布鲁恩镜头下的民国北京

东四牌楼,20世纪10年代,立体照片底片(扫描),6×12cm。詹布鲁恩不仅记录了北京这座千年古都的样貌,更反映了北京城从封建走向现代,从古老走向现代的变化。他的镜头覆盖了北京社会生活的婚丧嫁娶、宗教民俗和包括造纸、织布、采冰、送水、锯木头、拉洋车、编草鞋、磨粮食、钉马掌,以及小吃摊、风筝铺、运货驼队、剃头挑子、街边清道夫等行业和市井百态。

相馆摄影师约翰·詹布鲁恩镜头下的民国北京

老北京店铺,20世纪10年代,银盐纸基照片,10×15cm。在一个摄影尚未普及,对镜头十分陌生的年代,詹布鲁恩总能让被摄者在镜头前处于自然放松的状态:面对镜头吞云吐雾的吸烟青年、大口吃着油条的可爱儿童、坐在驿站轻松喝茶的官差、在长城边叉腰遛鸟的遗老遗少……詹布鲁恩以其对中国生活和中国文化的了解,避免了被摄者与镜头的疏离感,朴实而不刻意。

相馆摄影师约翰·詹布鲁恩镜头下的民国北京

街边茶摊,20世纪10年代,银盐纸基照片,7.75×9.95cm。北京人喝茶的历史悠久,根据不同的喝法,也就有不同的市场形式与之相适应。其中有一种喝法是最基本的,那就是满足解渴的需要。北京人出门在外,不管是出差,还是逛公园、逛商店,走得口干舌燥的时候,要是碰上卖大碗茶的,那就得猛灌一气。。从这张照片上可以清晰地看到这个茶摊前设柜台、后设大灶,中间放着一个高五六尺、直径三尺的红铜大搬壶,随到随喝。

相馆摄影师约翰·詹布鲁恩镜头下的民国北京

钉马掌,20世纪10年代,银盐纸基照片,11.2×16.5cm。以前在老北京的大街小巷经常看到马,因为那时交通不发达,很多载物、搬运等事情还要靠马来完成。人穿鞋,时间长了要修鞋、钉鞋后跟。马也一样,走的时间长了,马掌磨损得厉害,也得修理,所以那时候的北京有很多钉马掌的小铺子。给马钉上铁制的马蹄铁,好像给马穿上了“鞋”。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宇宙摇篮(www.great-earth.org)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 各部电话:010-86376888 010-60119888 010-56076388 010-89870188 010-86222388 010-86552388 010-86730888 010-80923888 010-86379888
    值班手机:13885051598 13240310188 微信:QQ-282783888 微信:Q282783888 通信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北三环中路100088-99号 邮编:100088
    友情链接 |意见反馈 | 联系QQ:282783888 QQ:982783888 QQ:992783888 QQ:393951888 QQ:1977298888 | 电子邮箱:1977298888@qq.com